• <menu id="ussu2"><table id="ussu2"></table></menu>
  • <xmp id="ussu2"><table id="ussu2"></table>
  • 【新京報】易靖韜:數字經濟進入3.0,警惕區域重復建設

    編輯:宣傳信息事務 發布時間:2022-01-17

    1月12日,國務院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規劃指出,到2025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10%。一方面,成為新經濟形態的數字經濟發展迅速,另一方面各地的數字經濟,尤其是在數字基礎設施布局上爭先恐后,重復建設問題突出,另外新老經濟形態交替也使得一些產業正在經歷調整升級的陣痛。

    1月13日,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生態競爭跨學科交叉平臺首席專家易靖韜教授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作為數字生態競爭優勢(ESA)理論的倡導者,易靖韜教授認為競爭主體將從企業走向生態、未來的競爭形態更多表現為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而生態的優勢是單個企業所無法具備的,這將給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帶來顛覆性的沖擊,也將改變從現在到未來的企業競爭格局。

    易靖韜表示,隨著數字經濟從C端到B端的深入發展,線上線下、新老業態已經從零和博弈走向融合發展和合作共贏的高質量發展,但在這個過程中具有地域性質的重復建設需要引起警惕。


    數字經濟從消費互聯網的C端進入工業互聯網的B端

    新京報貝殼財經:目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居于什么階段,還有多大的發展空間?

    易靖韜教授:數字經濟這些年成長性還是非常好的,這是國家整個經濟持續發展的一個必然結果——從過去的農業經濟時代到工業經濟時代,過渡到信息經濟時代,再到現在的數字經濟時代。

    數字經濟實際上是數據驅動型的經濟形態,這是當前經濟形態的本質性特征。從規模來看,2020年的數字經濟總規模應該占GDP的 38%左右,2019年這個數據可能是36%左右,同比增長大約兩個百分點。從增速來看它基本上是GDP的增速的3倍多。從結構來看,三大產業的數字化滲透率發展不平衡,在農業方面,數字化滲透率在9%左右,工業方面數字化滲透率在21%左右,服務業方面數字化滲透率在41%左右。

    所以從數字經濟發展分布的不平衡性來看,它其實也反映了一個特點,那就是數字經濟紅利最早是在服務行業釋放較為充分的,對服務業的滲透率達到41%左右。服務業企業很多具有To C特征,具有很強的規模效應,使得服務業在數字經濟領域發展較快。

    但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工業和農業的數字滲透率很低,也意味著未來這兩個部門存在巨大的商機。因此,如果把數字經濟分成幾個發展階段來看,早期的階段主要是服務業這塊,也就是消費互聯網,到現在進入工業這一塊,即工業互聯網,這相當于第二個發展階段。工業企業很多具有To B特征,確實有快速發展的瓶頸,包括工業互聯網的基礎設施發展相對緩慢、商業數據具有一定機密性等因素都一定程度阻礙了工業部門的數字化滲透。但是,工業互聯網是數字經濟未來發力的一個重要方向。

    此外,由于農業的數字滲透率還很低,因而農業部門具有很大的數字經濟紅利釋放空間,比如農業播種、土壤治理、農產品溯源、城鄉間倉儲物流等方面。


    數字經濟的本質是數據驅動

    新京報貝殼財經:數字經濟有別于以往的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它有什么特征?

    易靖韜教授: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的一個本質區別就是技術進步多帶來的變化,本質上是技術驅動所導致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發生的根本改變。農業經濟的主要生產要素是土地和勞動力,那么工業經濟主要就是增加一些新的要素,技術的大量應用,資本的大規模聚集,在工業經濟后期還有一個生產要素,叫做企業家才能。

    所以,在工業經濟時代至少增加了兩個核心的生產要素,也就是經濟增長的核心驅動力發生了本質改變。如果談到數字經濟時代,那更大的變化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數據成為新的生產要素。數據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是革命性質的、全新的生產要素。農業經濟發展到工業經濟過程中最本質的革命是能源革命——早期是蒸汽、電氣、石油,到現在可能更多的就是數據,這就是經濟驅動力的一個核心的變革,也叫新的“能源革命”。所以說數據是數字經濟時代的新型“石油”。數據代表著知識和信息,隱含對一個社會的經濟運行規律和社會運行規律的本質理解。


    數字經濟線上線下從零和博弈走向融合共生

    新京報貝殼財經:數字經濟在發展初期,一方面起到了“互聯網+”的作用,但同時又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傳統經濟,比如電商對實體店的沖擊,如何看待這樣的現象,新舊能否和諧共存?

    易靖韜教授:互聯網的這個“+”,主要體現在數字經濟發展的早期階段,屬于互聯網經濟時代,我們叫數字經濟1.0,移動互聯網時代是數字經濟的2.0。

    數字經濟1.0時代很多商業形態都是聚焦在線上,對線下的滲透率不是很高。所以那個時候有一些線上對線下的沖擊,好像很多業務都變成線上了,不需要有實體店,線下業務受到很大影響。

    但數字經濟發展到2.0以后,我們發現線上線下開始了融合,很多線上業務必須通過線下化來實現情景體驗,線上和線下需要聯動。比如盒馬生鮮、京東便利,它就是一種新的實體店的存在,過去線上商業模式開始進入線下場景化。所以現在線下場景化就意味著實體經濟不僅不受影響,而且還會實現更高水平的發展。

    未來的發展實際上是會促進實體經濟的一個升級和迭代,經濟總體水平會達到一個更高質量的發展階段。因為過去的發展是比較粗放式的,數據的價值沒有得到很好的體現?,F在由于數據的驅動,經濟體會達到一個更高效的供需匹配,毫無疑問提升了消費體驗。所以早期階段線上對線下的實體部門的沖擊可能帶有一定的零和博弈性質,當發展到第二階段,就有一個增量效應,線上線下的市場蛋糕會有一定的增量。第三個階段就是融合共生下高質量發展的3.0階段,這個階段不僅在做量,還在做效益、做品質。

    那么我們到底怎么來看待這個問題,實際上這就是新的經濟力量去取代舊的經濟力量的過程,一個新陳代謝的過程,其最終目的是為了提升整個社會福利。我們知道過去的很多商業形態都不存在了,甚至有百年老店倒閉了,近20年世界500強的企業有很多都被淘汰了,這個過程其實是一種更高水平、更高質量的發展過程,優勝劣汰的過程。


    數字經濟區域撕裂需被重視

    新京報貝殼財經:數字經濟在發展中,各地出現了低效發展的情況,比如出現了很多沒有實際功能的App重復建設,各地的大數據中心競相出現,在這個過程中政府有關部門應該怎么應對?

    易靖韜教授:數字經濟有巨大的紅利,驅動數字經濟主要靠政策。各省市都往這方面發力,因為潛在的政策紅利。這其實是地方經濟的博弈,是省與省之間、市與市之間的博弈。一直以來我們都能觀察這種現象,什么項目好,各個地方都要搶著上,這是信息不對稱時代的產物?,F在是數字經濟時代,信息對稱的時代,數字經濟領域可以避免重復建設。因此,每個地方要因地制宜地布局,而且全國是一盤棋。數字經濟是什么?它是互聯互通,早已突破物理空間的局限性。數字經濟應該引導著資源在全國進行因地制宜的優化配置。就是哪些地方適合發展什么,需要有一定的分工,全國應該是一盤棋,而不是形成區域間的人為割裂,形成重復布局。

    人大商學院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人大商學院,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人大商學院”。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對其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系。

    ※ 聯系方式: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宣傳信息事務辦公室 郵箱:media@rmbs.ruc.edu.cn

    强行占有丰满人妻,中文无码DⅴD在线观看,欧洲最强rapper潮水免费
  • <menu id="ussu2"><table id="ussu2"></table></menu>
  • <xmp id="ussu2"><table id="ussu2"></table>